大宋之天命英豪13

刀头吹落半生尘 发表于 2024-01-22 17:43

浏览 1393

回复 0

  那一叉刺来,高宠略偏一偏便让了过去。一伸手握住钢叉,那人两只手用力来夺却好似蜻蜓点水蜉蚍撼树,只拽不出来。高宠用力一甩,那人连叉带人飞了出去。
 只听这人回身喊到:兄弟们,你们也是大宋男儿,愿意就这样随金狗去吗?刘总兵正在带兵前来支援,你们的林寨主也要杀出来了!是兄弟的随我崔绍一起上!说完拔出腰刀又扑了上来!
 高宠挥手拦住道:且慢!
 以手抚额,又置拳胸前,比了个八字!
 崔绍后退两步,一脸不可置信!
 高宠从怀里缓缓掏出一个铜虎面具扣在脸上,扬声道:赤心报国!
 崔绍语音哽咽:誓杀金贼!
 高宠亮出虎头蘸金枪,大枪一挥说道:兄弟们,里面有变故,随我来!石抹弈风拎着朱红长矛,魏老四拎着凤头斧,薛纲抡泼风刀,傅慧娘舞双刀,毕道安拿着炙筒瑟缩在后,崔绍招呼身后喽啰跟着直杀进来。
 杀进山寨,只见两边身穿一样号坎的喽啰混斗不休。高宠却不知道哪边是哪边的,颇为顾虑。这时崔绍喊到系红巾的是自己兄弟。
 高宠一听也不在犹豫,只捡那没有系红巾的杀,瞬间挑死了二三十喽啰,其余喽啰一见吓得四散奔逃。
 高宠一马当先到了寨中,只看见四处浓烟滚滚,烈焰腾腾。在那火光浓烟之中,三个人斗在一处,两匹马上一个人金甲绿袍用一对翠绿双枪,另一个人金甲红袍,用一对赤红双鞭!正围着一个神态威猛的老将厮杀!那老将只穿了一件战袍,悍腰抱肚系牛皮金带,骑金鬃马,手挥三停金刀,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。
 高宠远远见了不由得心神激荡,大喝道:赤心报国!那二人回头愣了愣,不由得大喜,高喊道:誓杀金贼!二人正是庞瑾瑜和冯成。
 
 原来这火,起在凌晨寅时。
 庞瑾瑜久做盗匪知道这是人一天里睡的最深,防备最松懈的时刻。来到完颜娄室的庭院周围布了引火材料,用他的火葫芦噗噜噜射出火球引燃了四周。
 冯成趁着庞瑾瑜放火引起混乱,自己早就用钥匙开了牢笼救了林威。
 当晚杨钊装醉,看着冯成盗走了钥匙令牌,故作不知。知道必有变故,回屋里偷偷披挂起来。待看见外面火光攒动,心想:我果然料得不错!且待我给完颜老贼来个冷不防!于是骑马擎枪来到完颜娄室的跨院外,看见四处火大,心想:我何不故意扰乱他心神,待他出来慌张时候,寻机下手结果了他?于是是大声喊到:何处走了水,快来护卫王爷。王爷,王爷在何处!
 贤侄可是寻我?完颜娄室的声音传来。杨钊猛回身,看见完颜娄室气定神闲的坐在马上,手拎金刀。身后一匹乌骓马上坐着一个身长九尺的黑大汉,连鬓胡须面如锅底,身披黑漆镔铁荷叶甲,手拎一杆丈八铁槊。二人身后还有数十骑护驾军。
 杨钊眼珠一转赶紧抱拳施礼:伯父无事安好?
 完颜娄室捻须凝神看着杨钊:那么你想我有事还是无事呢?
 杨钊心下怦怦乱跳,脸上却云淡风轻做如释重负状:伯父天神一般的人物,自然是不会有事的!他却故意避开了完颜娄室的提问,又说道:但是小侄的一身功名都在伯父的指掌间,小侄岂敢不用心?
 完颜娄室眯着眼问道:他们几个人呢?你又何故在此?
 杨钊说道:昨晚小侄因见进哥儿和葛兄弟他们喝的尽兴,故自警醒了些,怕有甚差池故而未敢睡的太死!恰巧看见火光,担心伯父故而赶来护持。
 完颜娄室面色面色柔和下来,回身对那黑大汉嗔怒道:进儿好不晓事!这等在外又吃醉酒,这孩子自负滥饮贪杯,你这做师傅的也有干系!
 那黑大汉赶紧低头,心里暗想:我虽然教导他的武艺,毕竟他是王子,我又如何劝得?嘴上却不敢说,只能道:在下失职,请王爷责罚。
 完颜娄室看向杨钊:贤侄临危不乱是个将才!危难之时心系老夫,唯你而已啊!
 正说着,偏院里蓝面鬼葛超群一身酒气,盔歪甲斜,拎着钢叉脚步踉跄跑了出来 。完颜进精赤着上身,只带了护臂,腰系战裙,拎着双戟也走了出来,同样也有点摇晃。
 完颜娄室面露不悦!大喝道:好丑态!
 葛超群吓的咣当一下丢了叉,匍匐而行:王爷息怒!完颜进道:父亲休恼,孩儿,孩儿使得动戟。完颜娄室眼神忽然一变柔声道:起来吧!你也算忠勇可嘉。葛超群赶紧爬起来。
 完颜娄室道:走,随老夫去看看究竟何人敢捋虎须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  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