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宋之天命英豪16

刀头吹落半生尘 发表于 2024-01-25 14:51

浏览 2105

回复 0

  毕道安进来眼里含泪,说道:不能杀!
 众人不禁纳闷。
 毕道安说到:方才我看见那少年胸口有朵梅花胎记,脖子上挂着一块翡翠牌,牌上有半边银锁。
 庞瑾瑜和冯成不知缘由。庞瑾瑜问道:那又如何?难不成挂的是免死金牌?
 是这样,我的儿子身上就有一块这样的胎记,他脖子上那物件也是我家的。毕道安频频顿足。
 冯成也纳闷:可他怎么又是娄室的三儿子了?林威赶紧从库里寻来半块银锁,毕道安双手颤抖接过银锁,来到万进身边,把两块银锁一合,啪嗒一下扣在一起,把一块翡翠抱在中间。
 毕道安赶紧拿出熏香放在完颜进鼻子下面,看了又看,止不住泪流满面。
 完颜进打个喷嚏,缓缓睁开眼。只见一个人正抱着自己哭,登时吓的不轻。挣扎不起,才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缚着。
 毕道安见他醒了,哭到:我只道今世再见不到我的孩儿了,哪里想到,天可怜见又能相见!孩儿,我是你的父亲啊!
 完颜进却摇摇头,对毕道安毫无印象。毕道安问道:你可知道颈上玉牌银锁从何而来?
 完颜进说道:这是我自小就带着的贴身之物。
 毕道安说道:你自小胸口有一梅花样胎记,有相士说你自幼易遭劫难,我就特地找人打造了平安锁给你,希望你能躲开灾劫。谁知道十年前一场兵乱我就与你和你的母亲失散了!若不是今天看你这玉牌和胎记,哪知道是你。
 完颜进沉默了一会,说道:我那时年幼,好些事原是记不得。只记得我们好多孩子挤在一起,有人令我们互相殴斗,只有打赢了才能有水和食物。直到后来我父王把我从那血污里带了出来。我也不知我是哪里人,但是我父王这些年却对我尽心调教,让我有了这一身武艺。
 冯成听了冷笑:他是舍不得眼前的富贵,不如让我戳死他吧!
 完颜进本来骄傲,大声道:要杀便杀!武人何惧一死!为将者忠勇仁信,我完颜进做良将!岂能被人胁迫?
 好!高宠忽然大声说到。
 高宠走过来一把扶起完颜进,伸手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。众人不禁纳闷。只听高宠说道:你这话原是不错!只不过,你要做谁的忠臣良将?你们一家骨肉分离是谁造成的?某也是个武人,敬的也是忠臣良将。某敬的,是免我大宋百姓生灵涂炭的忠臣良将。那金人本生于白山黑水,曾经被辽人欺压,他们建国复仇却也情有可原。但是他们狼子野心,生性残忍,一朝翻身却要欺压别人!更是觊觎我山河土地掠我金银珠帛!令我百姓骨肉离散生灵涂炭,你本是宋人,要做金的忠臣良将吗?现在你的生父在你面前,你的生母不知生死!你也要做完颜家的儿郎吗?
 完颜进一时面红耳赤,一身的倨傲尽都消失。转身拜倒毕道安身前:父亲!
 林威一看哈哈大笑:没想到我这小小的天威寨今天聚集了这许多好汉!从今日起,诸位便是这山寨的主人。但有打金贼的事情,我林威必定首当其冲绝无二话。傅慧娘道:从今往后,林大哥可不要再错认了兄弟,害得人家还要为你奔走。
 林威满脸尴尬心里却不禁柔情翻涌,握住慧娘的手说道:以后我做什么全听你的。慧娘也绯红了脸,赶紧抽手:今日里可是各位好汉都听见了,你以后若是不听,我便找他们评理。众人又是哄堂大笑。
 林威吩咐摆酒庆功,众人落座。
 冯成说道:高先锋,大帅令我等联络两河豪杰结成义军联盟。目前金人在咱们境内也在联络各处江湖人士,行成他们的联盟扰乱咱大宋官军 ,咱们需要先破了他们的联络才行。说完他拿眼看完颜进,现在应该叫做毕进了!
 毕进说道:这个我却知道。此次父……娄室郡王来就是此意只不过他下面的行程我却不太清楚,只知道他们下面要去襄阳府联络一个代号叫青鸟的人。他们见了我完颜……他们完颜家的令牌自然听候差遣。这令牌我自然是有的。高宠笑道:我也是有的。拿出一块令牌。毕进恍然大悟:是了,这是娄室郡王给杨钊大哥的那一块。
 他虽然不再称呼娄室为父亲,只不过还是加上郡王两字尊称。
 庞瑾瑜说道:俺们南方各路寇匪却是有一个传檄,号令各路人马汇聚江陵,商讨支援河北义军。这次发起号召的是南路绿林瓢把子八臂通判李通。 这个人武艺高强颇为义气 ,一杆枪很是了得!背后有九把飞刀,令人防不胜防。
 这次俺们太胡寨也是人马尽出。只不过俺们寨子里有很多尹昉那种欲结交金人的,听他们的意思是要去从中作梗。咱们可不能让他们破坏了这次联盟。
 毕进说道:你们若是信的过我,我去襄阳走一遭打探清楚。高宠说:我同你一起去,不是为兄不相信你,是怕你一个人难以权衡,你我二人可以互为照应。
 毕进对高宠很是服气,说道:这样最好。想了想他又笑了:若是我和高兄同去,这世间还有何麻烦?冯成暗笑:他的傲气又上来了!
 林威说道:这事少不得我也有份。这样,我和庞冯二位兄弟带队去江陵。你们哥俩呢,先去襄阳,转过头再来找我们。
 魏老四举起杯来和冯成亲热,说道:哥哥我只想多杀几个金贼,你们那个什么联盟我就不去了,不如引荐我去见过王元帅,让我投到八字军里多厮杀几番。
 冯成说:哥哥,这事情总得一件件办,孰轻孰重。你莫急,总有让你尽情厮杀的时候。魏老四一脸无奈。
 冯成赶紧招呼敬酒,毕进却喝的颇为节制。冯成见了说道:兄弟海量,何不换大盏?毕进苦笑一下:任谁经了这场变故怕也是不敢那般喝了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  

全部评论